logo

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24小时活动 > 正文

他是第一次听到采用飞航执勤时间来计算

2019/2/11 10:39:15 / 24小时活动 / 暂无评论 / 字号

华航机师罢工已经3天,出入境旅客持续受到班机取消影响,劳资双方纠结于工时定义,仍无交集,亦无后续谈判时间表,华航内部同时出现地勤与机师对立现象,此波罢工还看不到尽头。

华航机师自8日清晨6时展开罢工,3天来取消近60个航班,影响超过8400名旅客。明天罢工进入第4天,罢工机长超过500人,桃园机场预估华航19个航班(10出境、9入境)取消,受影响旅客约3639人,高雄机场有4航班、影响893人。

自8日清晨罢工发动以来,在第一线应付旅客需求与抱怨的地勤人员,今天下午也发动陈情抗议,约200人前往交通部要求拒绝工会诉求,并称赞华航是幸福企业,呼吁罢工机师摸摸良心,回来开工。他们也质疑桃园市机师职业工会理事长李信燕,身为长荣航空机师,却主导华航罢工谈判。

8日至今已累积500名以上华航机师加入罢工,劳资双方于昨天进行6小时谈判,最终破局,关键在于工会提出的5大诉求第一项──改善疲劳航班、增加机师派遣,要求长程航班8小时以上3人派遣,12小时以上4人派遣,始终因为双方对工时定义岐异而未能达成共识。

交通部与会人员透露,华航原本要在谈判中针对疲劳航班诉求让步,但工会临时变挂改称8小时并非飞航时间(FlightTime,FT),而是指飞航执勤时间(FlightDutyPeriod,FDP),必须包括约2.5小时的飞航前报到准备及抵达时的地面作业时间。

机师工会接着提出改采飞航时间的要求,是7小时以上3人派遣,11小时以上4人派遣,并自称让步;华航未同意,工会再提7小时以上3人派遣,12小时以上4人派遣,华航仍不同意。

今天双方仍未对此达成任何共识,交通部次长王国材说,他是第一次听到采用飞航执勤时间来计算,也是第一次听到机师工会这样诉求,他不认同,因为国际上各家航空公司在规范航班人力派遣时,都是以飞航时间为依据。

交通部认为,机师工会长荣分会先前和长荣航空谈疲劳航班改善时,就是用飞航时间,这次和华航沟通,却临时冒出飞航执勤时间,让交通部不解。

李信燕则强调,目前华航超过7个小时以上航班,就占了40%,这意味着有4成以上的航班都属疲劳航班,这个比例其实是算高的。她说,许多机师都有过劳疑虑,会对飞安造成影响。

李信燕表示,7小时的航班还要加上1.5小时执勤准备及来回航班1小时地停时间,工作时间就是9.5小时,只有两名机师,负荷很大。

由于罢工造成民怨,交通部今天上午召开应变会议,会后对外说明华航旅客赔偿方案,包括旅行业者及散客受影响的交通费、食宿费,检附单据即可实报实销。

此外,华航今天公告,自8日至10日营收损失估约新台币0.78亿元,其他影响金额尚在估算中。